现实

轮回飞仙 第六十九章 终于来了

轮回飞仙 第六十九章 终于来了

第二天,朝阳如期,微微湿润的空气,透过人们的鼻腔,温和无比,很是含蓄,天边的那一朵悠悠白云,寂静而活力,形成大千世界的一角神秘。

久违的招亲台战,再度开启,今日没有了类似莫问这样的搅局之人,一切都在按照既定的轨迹进行着,时间宛若逝去的沙漏,一点点的到了地段,午时将至,力胜六杰者,一共诞生出了十八人来,这十八人之中,无一不是皇天境的高手,更有一神秘之人,出手六招而已,便以晋级,强势的一踏糊涂。

王天君,还是没有来,眼见着时间一分一秒的靠近,花想容的焦虑已经可以表现在脸上了,身旁的莫问也看的感到有些心疼,花想容无疑是一代天之娇女,莫问很不懂小师叔为什么,会放弃。

“他还是没有来!”花想容有些颓然,双目的神光都被掩埋掉了。

“师叔母,还有半个时辰!”莫问不知道如何安慰她,但是时间却是未曾到,这让花想容尽管慌乱的心依旧还有最后的一颗稻草可抓,从来没有这一刻,花想容觉得时间会过的这么快,她希望时间逆流,或是可以停滞不前。

莫问,站在了花想容的身旁,让众人感到莫名其妙,更是感到嫉妒,他们十分想要取而代之。

风痕宗的人,眼神凶恶的看着莫问,他们已经将莫问现身的消息报回了宗里,而宗里也派遣出了高手来擒拿莫问,然则却发觉莫问喝花想容凑到了一起,他们不敢对花想容出手,故而暂时也奈何不得莫,见得莫问大摇大摆的样子,他们心中很气。却又无可奈何。

“花想容不可能一直保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花想容会保护他,但是只要趁着莫问走单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拿下他!”风痕宗之中,一名修为已经达到了皇天境巅峰的人,冷声道。

此人,在风痕宗之中地位已经十分不凡了,地位仅次于宗主。算是风痕宗的第二高手,名为耶律秦。

小半个时辰过去了,但是战斗登台以期成为最后一名力胜六杰之人依旧存在。

天家天荡,看着情势,不由缓缓的点了点头,这一次招亲的火热程度完全超出了预料,力胜六杰者竟然这么多,而且无一不是高手,水准比任何一届都要多得多,皇天境高手如云,后土境竟然多的没边。

“诸位,可要快了,只剩下最后百息时间!”天荡大声喊道。

“他没来!”

花想容得脸色在这一刻苍白如纸,幽幽哀伤。

“师叔母,快看,小师叔来了!”正当此时,莫问突然惊喜道,在其目光之中,一身剑骨铿锵的王天君现身来。

花想容浑身一震,双目看了过去,恰好王天君也看了过来,四目相对,尽在不言中。

“他来了!”花想容宛若寻到玩具的娃娃一般,欢喜无限,开心之极。

王天君极是厉害,与那六招晋级的神秘高手一般无二,出手六招,力胜六杰,轻而易举的战胜晋级。

而在他晋级之后,第一轮选,正式结束。

莫问见状,会心一笑,传音王天君道:“小师叔,你不是不来吗?”

“多谢你了,不然我就是想明白也晚了!”王天君郑重的道。赶走了莫问之后,王天君决绝的不想来,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天君的心中就越是如刀在割,一瞬间的灵感与明悟,令他醒悟过来,但是那时已经很晚了,按理来说招亲第一轮已经结束,可是他恍惚间想起了莫问的话语,故而火速赶了过来,好在,还有机会。

“小师叔,师叔母等你多时了,过来一叙吧!”莫问戏谑的道。

这本是调侃之言,但是王天君却郑重的点了点头:“好!”

“王天君,好久不见,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来了,你不是说不入归真就不见她吗!你食言了!”

众多力胜六杰者之中,那六招晋级的神秘人,冷冷等我看着王天君道。

“李东华,你无需激我,我怎么做轮不到你来议论!”王天君皱眉道。

“可是,有我在你就不要做梦了!”名为,李东华的人道。

“笑话,当年你不是我的对手,你以为现在就行了吗?”王天君冷笑。

“拭目以待吧!多说无益!”

“哼!”王天君一声冷哼,不在多言。

“此次招亲,承花仙子之名望当真恢宏无比,力胜六杰者,共有十九人!下午,将会直接进入第二轮之中,时间有些不协调,但是与我天家实在无关!还请诸位海涵!”天荡十分诚恳的道。

而莫问听着这话,却特别刺耳,妈的,这是在怪我呢吧!不由郁闷不已。

“天荡前辈,无需如此,我们尽皆心中有数,不会怪罪的!”殷白楼不阴不阳的道,引得众人将目光全部看向了莫问,因为殷白楼这话不假。

“骚包!”莫问望着,殷白楼做口型状,殷白楼见之不由眯起了眼睛来,眼中闪烁着寒光。但是莫问却毫不理会他,想装少宗的牛逼,跟你万兽谷的人装去,爷我是天门的弟子,跟你没关系,这就是莫问自己的心里想法,况且即便是对天门之中的大多数前辈莫问都没有什么敬畏之心,更何况一个其他宗门的弟子呢,不服的话,比一比。

莫问无视了大多数的目光,十分自觉的跟着花想容离去,而王天君也渐渐的跟了上去。

小楼之中,莫问见到了王天君与花想容二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相顾无言,不觉大是无趣,不由准备开导一下二人,然而正当莫问准备开口的时候,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一声清脆的声响响起,但只见花想容竟然啪的一下给了王天君一个耳光,虽然不是打在莫问的脸上,但是莫问却一下子蒙了,惊呼道:“师叔母,这……!“

“我若是不逼你的话,你是不是都不会来,你想让我等多久,等到死吗?“

花想容的泪水宛若奔涌的江河一般,霎时间流了出来。

“我……!”王天君的嘴唇抖了抖,想说什么,但是却好似有所顾忌,莫问会意,二人之间谈话,他好像是个灯泡。

念及此处,莫问很自觉的离开,走出了小楼之中。

老年人如何补钙最科学
云香精外用功效
儿童健脾胃吃什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