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

极品修真狂少382章一个有理想的混混

极品修真狂少 382章 一个有理想的混混

姚富也被吓出一身冷汗,心里一惊,却大声喝道:“杀了他。”

虽然毛哥和他的兄弟不敢轻举妄动,或者説是,和他撇清关系,但姚富也不会死那种坐以待毙的人,他身边也是有几个身手了得的保镖,他不行林天有那样强悍的实力。

在姚富的命令下,六七个保镖冲上去将林天包围起来,一个个都拿出自己身上藏着的武器,有短刀有匕首。

既然他们不知死活,没有毛哥和他的小弟那样的识时务,林天也不会放过他们,一拳已经过去了,击中了手中拿匕首还在不断玩着花样的保镖的脑门上,千斤重力,岂是一个脑门可以承受的,众人只听到耳边传来‘咔擦’一声,然后见到那个保镖的口鼻溢出鲜血,身体弹了几下,就没有了动静,有死了一个。

林天的身子一直站在原地没动,可就这样,三个保镖就一命呜呼了。

姚富的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心里开始发汗,他虽然也杀过人,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杀法,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也不会相信,但现在他肯定了一件事,就是林天是一个绝世高手,不是一般的保镖可以对付的了的。

“谁杀了他,奖励一百万。”见几个保镖不敢攻击林天,一个个面露骇然的害怕神色,姚富厉声的喝道,只能用钱来给他们提升一下士气。

但这并没有改变什么,林天几个回合之间,利用强悍的手段把最后的几个人给宰杀了,有的时候,钱不是万能的,反而是走向地狱的恶源。

也不知道是因为过度的惊吓。还是因为心里一时之间还没有回过神来,姚富的双手还撑在办公桌上,但他的保镖却全部被林天给杀了。

愣愣的看着林天,一直到林天走到他的面前。他才惊慌一推。身体不稳,摔倒在地。

“林天。你不要乱来,今天的事情是我儿子不对,但他已经被你打断双腿,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我们之间两清了。”一向嚣张、霸道狂妄,姚富从来不知道,原来他也会有害怕的时候。

他曾经想过,自己会死在仇家的屠刀下,会死在华夏政fu的枪口下,可绝对没有想到,会死在一个素未平生的毛头小子的手里。人生还真的有些搞笑。

林天冷冷的笑了笑,説道:“只要你死了,我们之间才可能两清……”

“别别别,我也是混口饭吃。家里有老有小,林天,大家不打不相识,只要你放了我,我给你一千万,全都给你,我姚富对天发誓,以后绝对不会找你的麻烦,我发誓。”姚富现年五十多岁了,但是在这会儿,为了活命,他抛弃了男人的尊严,直接给林天下跪,为的就是苟延残喘。

死,不是一件好事,只有活着才是最美好的。

林天没有立即杀他,似乎在思考什么,姚富见有活命的激活,立即打开了桌下的一个保险柜,果然,里面有着满满的一柜子钱,这会儿姚富有些后悔,也正因为有这些钱,他的办公室成为重地,外人是不容许随便进来的,他还在外面安排了很多的保镖。

可林天既然能够走进来,説明这些保镖对他形同虚设,一diǎn用处都没有。

林天看着保险柜,脸上的笑意愈发的浓郁,不过也更加的邪魅,阴冷的声音变得温和起来,笑道:“一千万啊,还真是不少,看的让人很心动啊。”

“这些都是给你的,以后只要你需要用钱,説一声,我绝不吝啬,我姚富就喜欢交你这样的朋友。

见林天行动,姚富更加喜上眉梢,只要林天收了他的钱,他的老命就算抱住了,

“喂,姚老板,你欠我们的保护费还没给呢。”这是,躲在墙角的毛哥突然喊了一句,脸上带着满满的怒意,他这么晚来姚富的公司,就是为了收取保护费的,姚富把钱都给了林天,他们立善堂怎么办?改喝西北风?

林天扭过头,看着不远处的毛哥,二十岁的样子,留着一个平头,身上都是不值钱的地摊货,唯一值钱的,要数他胸口的那条金项链了。

“你欠他们的钱?”林天回过头看着姚富,问道。

“是啊,我们之间有合作,他们帮我摆平拆迁户里面的钉子户,我按月给他们保护费。”姚富尴尬的笑了笑,説道。

“他欠你多少钱?”林天又问毛哥。

“他三个月没有给保护费了,一个月二十万,一共是七十万。”毛哥眨巴着眼睛説道,虽然他害怕林天那种强悍的杀人手段,但林天没有对他们出手,毛哥觉得林天是个是非分明的人,他只是想姚富给保护费而已,并不是针对林天。

“毛哥,三个月应该是六十万,不是七十万,你小时候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吧?”毛哥身后的一个小混混提醒道。

毛哥狠狠的瞪了那个小混混一眼,翻着眼睛吼道:“老子的数学好得很,三个月就是七十万,还有十万是利息。”

那个小混混被毛哥骂的狗血淋头,但也不敢在多説什么,毛哥这分明是坐地分赃,趁着姚富失势,狠狠的敲诈一笔。

啪!

林天的手臂一扬,重重的扇了姚富一个大嘴巴子,骂道:“你妹的,竟然三个月不交保护费,你知道么?他们可是小混混,过的可都是刀口上舔血的日子,你敢不给他们按时发钱?”

的确,小混混可不是公司里的保镖,有钱就开开心心的过一天,没钱就得流落街头,有时候都没钱吃饭,还要拿着砍刀去做事情。

説实在的,相当的辛苦!

“我错了,我马上就给钱。”姚富用手捂着自己发肿的脸,只要林天不杀他,他什么都愿意给。

姚富连滚带爬,怀里捧着好多的钞票,送给毛哥,説道:“毛哥,这些钱不用数了,都给你,多了的部分当我给兄弟们的烟钱。”

“这怎么行?”毛哥瞪着姚富,喝道:“我们虽然是小混混,但也是有理想的小混混,做人是有原则的,我怎么能多拿你的钱?我这是在收保护费,不是抢劫!”

气血虚痛经怎么治疗
济宁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冠心病治疗药物通心络效果怎么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