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

气运之主第一百二十七章琴曲入眠

气运之主 第一百二十七章 琴曲入眠

凤轩楼里的琴声再次响起,第二首琴曲,已经开始弹奏了。

方才的第一首,已经选中了知音,是一位去年的进士,众人都是十分的羡慕,同时又有些佩服,在场的众多人之中,唯独他听出了琴声中真正要表达的意思,最后得到了弹琴姑娘的青睐。

这第二首琴曲的风格,明显跟之前的不同,上一首是清新的感觉,而这一曲,则显得柔美了许多,温婉的曲调,就像春风拂面,祥和自然,不觉间竟然让人心生睡意。

之前的清新之气一扫而空,突然一阵迷人的‘檀香’徐徐而升,众人闭上了双眼,仿佛甜美的游离在梦境之中,不能自拔,凤轩楼除了琴音,安静的像是空无一人,所有的人保持着姿势,就那样睡了过去。

不知过去了多久,当众人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已是琴声结束的时候了。

临天醒来后眨了眨眼睛,回了回神,心中不禁有些惊讶,之前琴声一起,他仅听到了一段柔和的声音之后,便睡意大起,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可是

在那之后,就好像是一片空白,之后的琴声便没有再听见了,这一觉也没有做梦,给他的感觉,就是空白……

其实所有人的感受都和临天一样,都只是听见了前奏之后,便一片空白的睡了过去,待到醒来之后,琴声也跟着结束了,几乎所有人都没听到后面的琴曲,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台上确确实实的弹了。

红霞面带微笑,走上前来,说道:“诸位公子,这第二首已经结束了,有哪位才子愿意上前赋诗,成为我这位妹妹的知音吗?”

场下有些安静,一时之间,竟然没有人自高奋勇的上前了,大家都很踌躇,这琴曲根本就只是听了前面的一小段而已就睡过去了,别说是赋诗鉴赏了,听都没听完,那还什么做人家的知音?

临天默默地看着场下,见到了众人的反应,此时他心中也猜到了,大部分人应该都是一样睡过去了。他只是没想到,这第二首的琴曲,竟然这般的厉害,居然让然短暂的空白。

拓飞晃了晃脑袋,随手拿起旁边的茶水,一口喝了下去,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说道:“临天兄,看见了吧,这就是凤轩楼的姑娘,厉害吧!这方才的琴声居然有催眠之能,连我都睡过去了,可是究竟发生了什么?”

临天点了点头,“没错,呵呵,这里的姑娘果然是不得了,也怪不得全京城的才子,都愿意往这边跑了。不过之前这首琴曲,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我也睡过去了。”

临天说的是实话,他也仅仅是听了一小段,就一片空白了,不过通过方才的状况,临天倒是能肯定了,这弹琴的姑娘定然是文修无疑了。

在场的才子之中,最差的也是秀才,就算有一些还没来得急开运,但那也是迟早的事情,气运也都强于常人,而且在场的人之中举人进士也大有人在,这些人不用想也知道,都是在功名境界多年的了。

可是能让这些人都跟着睡着,很明显,那一定也要是文修之人才行,以自身气运之力配合琴曲,改变凤轩楼场间的自然气运,让其变成自己的琴境异象,那就是能让人睡意大增的能力。

虽然并不清楚她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所有人都对这位姑娘有了心思。

此女子一定非等闲之辈,能弹出这样境界的琴曲,就充分的证明,她的天赋和未来。

不过话说回来,人们心中还是有所为难,虽说这诗词对韵一直都是先易后难,但是怎么也没想到,这次的第二首曲子就到了这样的层次。一时之间,很多人想上前赋诗,但却有不知从何写起。

临天习惯性的托起了下巴,半睁的眼睛眨了眨,看向了纱帐内的模糊身影,不禁心中想着:“这就是文修的能力吗?仅仅一首曲子,就能让全场的众人睡过去,这是多么玄妙的事情,这只是琴曲,若是诗文能这样的话……”

临天的眼睛亮了起来,他忽然想起,之前从文县去沧州的路上,李中民和那些黑衣人打斗的场面,那便是文修之间的战斗,他知道这和今天的琴曲一样,将自身气运之力配合诗文,便可杀敌。

临天其实心中很是向往,可是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做不到,因为用自己的气运之力,让一首诗文出现异象,不仅仅是把气运融合进去那么简单,就比如李中民那个时候的‘斩运诗’。

一般的斩运诗,都需要不小的气运才能发挥效果,若是气运不足,可能连个异象都没有,更别提杀敌了,所以文修之后,一般文位达到了举人以上,才能勉强的运用自身气运,配合一些较为简单的异象诗文。

有些诗词若是境界高深,一般的文修几乎不可能发动,临天的气运单薄之所以被嘲弄,其实还有一点这个原因,就算今后他的文位提升,但是增加气运的却比别人少,很可能这个文位本该能干的事情,他却因为气运少而作不了。

其实这是很无奈的事情,不过临天并没有太大的动摇,他的内心其实很倔强,即便是他知道未来很艰难……

就在此时,台下的众人无人响应的时候,一道声音从三楼传出。

“好一个凤轩楼,果真是底蕴深厚,既然没人上,那在下就一马当先了,哈哈,姑娘的知音定是我了!”

声音一出,所有人都看了过去,大部分人的心中还有所不平,此人竟然这般狂妄

气运之主第一百二十七章琴曲入眠

,连一些文位不低之人都不敢说上前赋诗,听此人的声音颇为年轻,怎么可能成为姑娘的知音。

但是,当众人看清三楼之人的时候,几乎都没了话说,反而心中倒是有所释然,竟然是他,怪不得如此轻狂。

临天也随着声音向上看去,只见三楼的一处隔间之中,一位一身黑色长衣的年轻男子站了起来……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