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贵女反穿生存记第119章梅磊留宿

贵女反穿生存记 第119章 梅磊留宿

女服务员遗憾的摇摇头。

那位女孩儿,无奈的叹了口气。

“算了,我回去了。哦,明天能给我提前做好一份菜吗?就是这个时间,我会准时过来。”女孩儿看了一下饭店大厅里,挂在墙上的石英表。

“当然可以,请问……”

“我只要一份青菜。菠菜油菜都可以,少放点油,略炒一下。主食我自带面包。”女孩儿打断服务员的话,用柔柔细细的声音,解释了一下自己的需求。

女服务员也看了一下墙上的表,心里默记下了顾客的要求:“好的,一定准时给您做好。”

那女孩儿点点头,也许只是无意中扫视了一眼四周。也许是梅磊今天“雪人”似的奇异妆扮,让女孩儿的目光在他这里做了片刻的停留,并微微翘起嘴角,有一种似笑非笑的感觉。

“哎──”梅磊站起身,似乎想过去搭话。但那女孩儿迅速转过身,飘然而去。梅磊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垂头丧气的坐回原位。钱盈儿和王德厚忍不住发笑,笑梅磊是酒精的作用脑袋发热了。

这个女孩儿,的确让梅磊有一种心乱如麻的感觉,他理不清也弄不明白究竟为什么?想想自己,从他乡求学到参加工作,身边不乏匆匆而过或是短暂停留的女孩儿,可以说,阅美女无数。但大多留给他的印象都像天空的流星,匆匆地一闪即逝。

然而就在今天,就是此刻,仅仅一眼,仅仅是那回眸一瞥,像是用一块烙铁在他心里深深地留下了一个印记,擦不掉,抹不去。

“我出去一下。”梅磊再次站起来,飞奔到门口。

门口停着一辆车,恰好赶上这块儿的路灯坏了。看不清车的牌子和颜色。有一种直觉,那应该是一辆深颜色的车,而且可能价值不菲。车头是朝着村子的方向的,让人不难猜出是专程来接这女孩儿的。车已经发动。女孩儿伸出纤细的手打开了一侧的车门,头也不回地钻进车里。那辆车迅速调转了车头,直奔城里的方向疾驰。

梅磊像是在天空飘了多日的气球,没有一点气力的回到大厅里。重新坐回去,已经没有胃口吃喝。也无心闲聊了。

“喂,怎么了?丢了魂儿了?呵呵”王德厚拍了一下梅磊,笑着问。

钱盈儿也笑颜看着他,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梅磊没有回答,只是一味地摇头。

“那女的有那么美吗?瘦的像根冰棍儿,我都不喜欢。”小宝嘴里嚼着一口菜,看了一眼梅磊,含糊不清的说。

“哈哈哈哈……”

几个人一起笑了起来,心里感叹这个十岁男孩儿的“成熟”。

“小家伙,人小鬼大”梅磊用手拧了一下小宝的脸蛋儿。

“哎呦讨厌你追不到漂亮女孩儿。活该”小宝叫了一声,然后诅咒似的说梅磊。

几人又一起笑了,梅磊刚刚的郁闷被小宝的话,冲淡了一些。

“别气馁,还有明天呢”王德厚安慰了梅磊一句。

“对对对,她不是说了吗?明天还会来。”钱盈儿也想起了那女孩儿的一句话,所以拿过来劝慰梅磊。

“那我可就等明天了?你们不怕打扰你们吧?我今晚就留宿你家了。”梅磊看看钱盈儿又看看王德厚。

“别说一天,十天,一百天都没问题,直到你得手为止。”王德厚说。

“喂。注意措辞什么叫得手啊?”钱盈儿看了一眼王德厚,阴沉着脸说。

“呵呵,我没文化,你是知道的。”王德厚急忙解释。

吃完那顿饭。已经将近十点了。最后结账时,王德厚像是打架似的,与梅磊争抢,最后还是胜利了。梅磊因为没付了那顿饭钱,心里又留下一个结。

“哈哈,等你追上那女孩儿。你再请客吧。”王德厚笑着说。

“对对对,我们都盼着那一天呢”钱盈儿也跟着说。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梅磊承诺了一句。

几人慢悠悠的往回走。王德厚和梅磊一边走,一边嘴不断弦的聊着,男人的话题总是离不开美女的,钱盈儿不屑理睬他们,加快了一些脚步。

再次走到刘晃买下的那个院子,钱盈儿条件反射似的,又看了一眼。突然,又有了一个意外的发现。

那两扇门已经从外面上了锁,而且,左边那扇门上的小空隙已经被堵住。钱盈儿忍不住好奇的推了一下,推不动,感觉好像里面也上着一把锁似的。这一个现象只说明一个问题,里面的人已经走了。钱盈儿越想越感觉有些神秘,其实,她也希望是刘晃回来过,她急于见到他。因为她想劝说刘晃回到古代去,想让他和余淮水换回身份,只有这样,嫣蝶才能被救出来。

刘晃神神秘秘,不知何时才能再现身?钱盈儿哀叹一声,视线离开了那扇大门。

“你又干嘛?还在观察人家的院子?快回去吧,要冻坏了”王德厚他们已经赶了过来,催促钱盈儿回家。钱盈儿没说话低头沉思着,机械的走回家里。

那一晚,将是梅磊的一个不眠之夜。他脑子像一张光盘一样,反复播放着今天偶遇美女的那一段影像。一会儿微笑,一会儿叹气,一会儿又点点头,就这样自己辗转了一整夜。

第二天,王德厚起得较平时有些晚,平时三点,今天却是五点半才起床。因为车上有一些剩余的菜,他准备先卖完,再去批发市场。钱盈儿也和他一块儿起床了,因为家里有客人在,她不想露出慵懒的神态。

“今天别做早饭了,我出去买早点。”王德厚认真的说。

“嗯,好吧。”钱盈儿点点头。

他们平时都是很节俭的,早饭一般都是自己做。煮一把面条儿,炒一点米饭就算是早餐了。今天不同,因为有客人在,他们不能慢待了。

王德厚出去了。

这个村子经济是比较繁荣的,街头早点摊儿不少。王德厚并没有进去那些烧饼油条的小摊位,而是骑车去了几百米外的矿区。那里有一家比较不错的粥铺,早餐营养卫生,在那一带口碑极好。

钱盈儿洗漱完毕,打发小宝和思盈起床。两个孩子磨磨唧唧,直到六点半才爬出被窝儿。

这时,王德厚已经回来了。拎着足够十人份儿的小笼包和杂粮粥,走进房间。

“买那么多?”钱盈儿惊讶的问。

“有客人在,不能小气。咱们自己可以省,不能委屈了朋友。”王德厚的话很朴实,却让钱盈儿心里暖暖的,再次感觉这个男人很可靠。

王德厚左右看看不见梅磊的身影,转回头问:“那小子还没起床?”

“可能吧。”钱盈儿回答。

“我去叫他。”小宝自告奋勇的说了一句,然后跑进了隔壁的房间。

很快,小宝吵嚷着出来了。

“姐姐,姐姐,他不在房间里。”

“啊?”

钱盈儿有些纳闷儿,不知梅磊去了哪里?未完待续。

...

易抽筋是什么原因
锦州牛皮癣治疗需花多少钱
哈尔滨牛皮癣医院哪家好一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