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

绝世剑姬 第二百四十七章 残酷的未来

绝世剑姬 第二百四十七章 残酷的未来

这并不是一场游戏。

这里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每一个人都是鲜活的生命,手背是肉,掌心也是肉,为了救几十个人,而牺牲了成百上千人,会不会太过自私……

若是自己真这么做的话,所说的话,是不是也将成为一个笑话。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天地立新,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

不过一句戏言!

若是此刻自己接受不了诱惑,那自己此前的努力岂不是全都白费了……

“啊啊啊啊啊!”

突如其来的惨叫声刺痛凌雪的耳膜,打断了她的思绪。

此时,凌雪眼前的世界中,夏悠然娇躯内的每一寸血肉,正在被夏侯狐一点点用脚踩碎,少女在剧烈的痛楚下撕心裂肺的哭喊起来,泪流满面。

四只庞大的灰白色石像鬼正在疯狂扑杀着血夜的修士,这些在无妄城中一路并肩作战过来的战友,直到现在,他们已经一心一意跟随自己,他们可以毫不迟疑的为自己做任何事情,甚至是……生命!

鲜血愈来愈多,幽弥之上的光芒流转越加强烈起来。

又是一滴鲜血滴落。

不过这滴鲜血,并不是从少女的红裙上流淌而下,而是自少女嫣红的薄唇上滴下。

不觉间,贝齿已经紧紧咬破了红唇。

若是寻常的死亡,可能还无法给予凌雪如此强烈的愤怒还有怨恨。

不过,这是一场令人不堪入目的单方面虐杀,看着这一切,她感到心开始狠狠绞痛起来。

被残忍杀害的,并不是与她毫无联系之人,而是她这些日子来朝夕相处的伙伴!

“你们给我住手……”

舒长的睫毛低垂,少女无声的怒吼。

而就在这时,凌雪忽然看到夏侯狐开始走向项飞英。

两人战斗起来,前来帮忙的柳菲雨被夏侯狐随意一挥手就拦腰斩断,那张娇媚的面庞因为身上无法忍受的痛楚而严重扭曲起来。

其他人应不暇接,就剩下项飞英一人。

“我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你被自己内心的负面情绪吞噬,最后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怪物,真成了那样子,就算你还活着,那你还是你自己么!”

这个一心倾慕自己的男孩,那一日挡在自己身前说的话,此刻一字不落的重新在凌雪脑海中响起。

而正在这时,夏侯狐身后蟒蛇猛然一动,再次朝着项飞英轻轻一指。

若是这一指施法完成,项飞英必死无疑!

少女的玉手紧紧攥了起来,鲜红的指甲狠狠嵌入到血肉之中,鲜血沿着白皙的手指缓缓流下。

当断不断,最后什么都无法做到!

没时间犹豫了!

“快告诉我该怎么做!”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听到凌雪的妥协,妖瞳只是疯狂的大笑起来,但却什么都没有做。

“怨恨还需要更多……再愤怒些……如今还远远不够!”

不知过了多久,嘲哳难听的笑声终于停了下来,妖瞳闪过狡黠的神色,说道。

为了令凌雪能够在祭炼完成之前,达到足够的情绪,它在白面鬼的手段之中加了一些额外的东西。

原本只有幻觉、回溯两个效果。

然而,妖瞳却在这两个效果基础上,又加上了一个效果。

那就是时间加速!

此时凌雪所有看到的,都只是幻觉,不过却是真实的幻觉。

因为,这些都是这片领域之中,即将会发生的既定事实,只是提前无数倍令凌雪知晓罢了。

此时妖瞳的能力尽数都被封印,若不是因为能量本源层次上与白面鬼同源而且远远凌驾在白面鬼之上,此刻能够借由白面鬼的武魂能力,它也无法做到这一切。

“尽管只是预示未来的事实,不过你若是没有加把劲,你所看到的这一切可都会成为事实,桀桀桀……”

妖瞳在心中想道,这些人的生死与它完全无关,而且在它看来,按照凌雪此刻的进度,等到体内的怨力足够之时,醒来之时,必定早已是遍地荒骨。

“还不够……”听到妖瞳的话,凌雪瞳孔狠狠一缩。

就在这时,夏侯狐的一指即将落下!

一道身影飞快的闪过,将项飞英救下,然而他最为引以为豪的双腿却在这时如同被锋利无比的空间利刃斩过一般,留下两道光滑平整的切口。

赵无极抓着项飞英狠狠摔在地上,地上因为强烈的冲击而龟裂开来。

“我的脚!”

赵无极面色巨变,落下之时,双腿的切口处,鲜血终于开始狂流而下,难以形容的痛楚令他的脸色马上苍白下来。

“小辈们,你们都太弱了。”

夏侯狐嘲弄的说道,此刻他佝偻黝黑的身躯,在所有人的面前,犹如一只庞大到无法战胜的魔鬼一般。

“你身为一门宗主,这样虐杀一群后辈,要脸这般说?!”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夏侯狐的面前,手中出现的一把骨枪狠狠插在夏侯狐的胸口,愤怒的说道。

正是薛磊!

夏侯狐低头看了一眼毫发无伤的胸口,狞笑起来,狠狠将薛磊的骨枪捏碎。

正在薛磊想要暴退之时,夏侯狐看似随手一抓,就把身形已经退开距离的薛磊抓在手中。

“狂蛇乱舞。”夏侯狐抓着薛磊胸前的衣襟,将他稳稳提在手上,下一瞬间,他的脚下方圆十丈范围的空间陡然发生了扭曲。

成千上万条漆黑的狂蛇从扭曲的空间中猛然窜出,飞扑而上,刹那间就将薛磊覆盖。

一声撕心裂肺的咆哮后,所有漆黑巨蟒消失不见,被夏侯狐捏在手上,奄奄一息的薛磊剩下一个只有半身血肉的血淋淋残躯。

“小辈,你的武魂似乎有点来历,不过,这一身武魂所化的白骨,却是令我看的很碍眼,所以我就把他们全拆了。你看。这样是不是就好多了……”

作为魔宗宗主,这样虐杀人的事情从来没有少做过,此时做起来却是轻车熟路,虽然麻烦了点,但是夏侯狐在切实感受到凌雪那里,因为自己特地运用了气海领域而将这个小辈扒骨而急遽变化的怨气,他开始乐此不疲起来。

“怨恨就对了,愤怒就对了,祭炼即将结束,快点觉醒吧……”

Ps:还有一章!(未完待续。)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医生
动脉硬化能吃通心络吗
赣州癫痫病医院咋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