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

气运之主第四十章固境诗

气运之主 第四十章 固境诗

清明过后,似乎雨季也随着过去了,沧州城内,又恢复了熙攘与繁华。

文人的世界就是这样,不论到哪里,谈论的都是诗文词章,附庸风雅,当下最热门的,就是沧州清明文会,功名诗临天了

气运之主第四十章固境诗

临天自己都没想到,一夜之间,默默无闻的他,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童生之资,一首《叹清明》震惊四座,还博得了沧州府尹和翰林学士的嘉奖。现在,整个沧州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临天半睁着眼睛,一身书院的白衣,默默地走在沧州城的街道上,此时,茶楼摊铺,酒庄小店,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自从进了两府书院,他就基本没怎么出去过了,除了上课,就是在书楼里面抄录文章,这已经成了他生活的规律,不过这几日,倒是要停一停了,因为他要去沧州府尹的府上,找徐翰林学习。

沧州府尹的住处并不难找,随便问一问,便能知晓,转了几道街口,便来到了沧州府尹住处。

临天抬眼看去,宽阔的大门,比文家的宅府还要大,上面金灿灿的牌匾,写着‘吴府’两个字,临天知道,沧州府尹姓吴,名叫吴大郎,这名字并不怎么文雅,所以,沧州府尹不喜别人直呼他的大名,基本都是以官级相称。

临天定了定神,走上了前去了,同门前的守卫知会了一声,府尹早有叮嘱,所以没有什么阻拦,便直接带着临天进去了。

同临天想的一样,沧州府尹的府上,十分的大,若不是有人领路,怕是走都不会走。很快,临天便来到了一间书房,沧州府尹和徐翰林都在里面,两人品着茶水,看着桌前的运图,正是临天昨天所写的《叹清明》。

沧州府尹端着茶杯,点头说道:“当时还没有太过深入的品读,今日这么一看,方才发现,这首诗词了不得啊!”

徐翰林有些得意的笑道;“哈哈,那是自然,要不然,你以为我徐某人,怎么可能不顾形象,当场要下此诗?”

“嘿嘿,我看你是老奸巨猾还差不多,只能怪我棋慢一步,若当时就能看出,这是一首‘固境’的功名诗,说什么也不能让你得了去!”

“哈哈,那只能说你的运气太差,这都是上天的命数,自有安排我徐某人得到此诗啊!”

沧州府尹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到了他们二人的境界,都会多少明白一些,气运往往决定的就是气数,天意如此,有些事情是不可违的,至少从古至今,也没有人逃得过上天气运的掌控。

徐翰林见他没有说话,看了看他,说道:“唉,吴兄,你也无需惋惜,容我参详一段时日后,借给你便是,到时候,你还可以做第一次的临摹,想必也不会太差,我知道你现在的功名文位已经多年,这首《叹清明》一定会帮到你的。”

沧州府尹眼睛一亮,赶紧道:“当真如此?”

“当然,我徐某人怎么可能说话不作数?哈哈,怎么?你要是不好意思要,那就当我没说。”徐翰林打趣道。

府尹赶忙道:“要啊!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哈哈,多谢徐兄成全。”

徐翰林笑道:“不打紧,你我二人就不必见外了吧,哈哈,不过话说回来,那小子也应该到了吧?”

话刚说完,临天跨步走进了书房,拱手行礼,“晚辈临天,见过府尹,翰林两位大人。”

徐翰林笑道:“哈哈,这刚说你呢,就到了,不必多礼,过来吧。”

“是。”临天拱手应道。

徐翰林说道:“临天啊,今年的秀才可有把握?”

临天略微一愣,没想到徐翰林上来便是这样问,临天想了想,说道:“不瞒大人,晚辈并没有什么把握,但是今年的秀才,我是一定要考上的!”

临天说的很坚定,听起来有些矛盾,但是只有临天你自己知道,秀才的文位对自己的重要性。

徐翰林说道:“哦?你这倒是很有趣的回答,本来我是想赠与你一些东西的,可是你不想要,只想在我这里学习几日,但是童生学的东西,想必你在书院也都能学到,我若给你讲解更深的东西,怕是你也有所混乱,我看这样吧,我就做你几天的讲解如何,你有任何想知道的,只要我徐某懂得,必定知无不言!”

临天心中一喜,来到书院多日,不仅是上课学习,在书楼里抄录也读过不少书籍了,其中就有很多的问题,但是书院的文位等级严明,有些知识,本就不是他现在一个童生所能知晓的,所以他也只能作罢,但是今天机会来了,一个翰林在此,想来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了。

临天行礼谢道:“多谢大人,晚辈感激不尽。”

沧州府尹在一旁笑道;“临天啊,你还谢什么,这是应该的,哼哼,解答一些问题,就能换一首功名诗,是他赚便宜了!”

徐翰林没有否认的点了点头,说道:“呵呵,其实吴府尹说的没错,确实是我徐某人摊了点小便宜,就算我再欠你一次人情好了,怎么样?"

临天被弄得有些糊涂了,但是他从两人的话语中能看得出,自己的那首诗,好像很‘值钱’的样子。

“莫非,我无意间写出了什么惊人的效果?可是不对啊,功名诗虽然难得,但是大玄国能写出来的,还是大有人在啊……”临天心中想着。

随后问道:“两位大人,晚辈有一事不明,斗胆问一问,我这首功名境的诗,有什么不同吗?"临天问道。

徐翰林同沧州府尹相视一笑,说道:“呵呵,临天啊,你还是童生,不知道也实属正常,就算是秀才,也不一定能完全知道这诗词境界下的差异,你这首《叹清明》,引动了气运异象,为功名境没错,但同时,你这首诗也名为‘固境’诗!”

临天疑惑道:“固境?”

徐翰林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你这首就是功名境界的‘固境’诗!”

(推荐两本书《金毛吼》《异世雀仙纪》很不错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