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

灵农传第三十章吸灵大法

灵农传 第三十章 吸灵大法

目送张地离去,张执事挂在脸上的笑容顿时收起,转身进了内堂,向郝仁拱手禀告:“堂主大人,按您的吩咐,我已对张地刁难一番,他买了10枚荆棘树种子,还有5斤巨鹤粪离去了。至于阵盘和其余地肥,他説会另想办法。”

郝仁手捧账本,头也不抬地问道:“你收了那小子多少好处?”

“两枚灵石,一块妖野猪的里脊肉。”张执事赔笑呈上,补了一句,“这也是按您吩咐的,若是一diǎn好处不收,反倒让那小子起了疑心。”

郝仁目光一瞥,瞅了那灵石和里脊肉一眼,把手一挥:“算你老实,这就赏给你了,下去吧!”

“是,多谢堂主大人赏赐,属下告退。”张执事毕恭毕敬地行礼,倒退而出,瞧那样子真是敬畏有加。

见张执事离去,郝仁面色阴晴不定,心中嘀咕:“张地那小子不赶紧解决阵盘的问题,为何急着要买这么多的荆棘树种子?地肥的问题也是大事,他又打算如何化解呢?”

想了片刻,他起身回到自己修炼之处,那里乃是一个建于地下的洞穴密室,护卫森严,未经他的允许无任何人敢进。

此时斗室内diǎn着昏暗的灯火,透着一股子森森之意,地面上赫然摆放着三具尸体,都是皮肉干瘪,泛着死鱼般的眼睛,正是腾大金牙三人的尸首。但这还不是最令人害怕的,可怕的是,此时有一个人形影子正匍匐在三具干尸上,微微蠕动。

听到郝仁进来,那人形影子抬起头,发出一阵阴森恐怖的声音,就好似一只破败的风箱在拉动一般,“你回来了,那件事你调查得怎样了?”

“哼!急什么,此事须得放长线钓大鱼,眼下小鱼已经咬钩,就等着大鱼来上钩了。”郝仁阴阴地一笑,走到影子跟前,俯身望着它,问道:“倒是你花了好几日,在这三具尸体上研究出甚么来了?”

影子道:“三人都是被一股强悍的力量吸光了精血而亡,就连此人灵具拳套中的灵石,也被吸得干干净净。”説着话,不知它怎么一动,大金牙的灵具拳套啪地弹开,露出里面空空的一个凹槽,原本应该是镶嵌的灵石已经消失了,只剩下一diǎndiǎn白色粉末,正是灵石耗尽的情形。

郝仁看了一眼,目光中闪过一丝兴奋,问道:“这强悍力量你有把握搞到手么?”

影子嘲笑道:“哼,你是想把这力量搞到手,恢复你已经开始衰弱的精血寿元了吧?呵呵,你已在炼气五层卡了这么多年,就算你有那身为金丹长老的堂叔罩着,怕也吃尽了各种丹药和灵谷,再也无法让修为存进,延长寿元是你唯一的指望了。”

郝仁脸色一变,厉声喝道:“不该説的废话你少説,否则有你苦头吃!”把手指一抬,嘴里默默念动法诀,自指尖冒出一个拳头大的火球,往影子身上一丢。

砰的一声,火球在影子身上炸开,那影子发出凄惨的叫声,在地上四处游走,好不容易才让火球熄掉,影子的身形变得黯淡了一些,蔫头耷脑地趴在地上。

“这只是小小惩戒,若再胡言乱语,我要你好看!説吧,这力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要怎么才能得到它?”郝仁面无表情地道。

“我説,我説。”影子好似很惧怕被丢火球,老老实实地道:“魔道有一种至高无上的功法叫做吸灵**,能将人的精血、功力和元神都统统吸为己用,增强自身寿元和修为。我反复查看,这三人应该就是中了这种吸灵**,不过使用此法的人功力尚浅,并不能完全发挥实力,要不然这三人会被吸成灰渣,哪里能留下全尸!”

“哦?不知修炼了吸灵**之后,会有何异样?”

“因这吸来的精血、功力和元神都是他人的,会形成强烈的怨灵,附着在气血上,修炼者周身会散发出浓烈的怨灵之气。此人功力尚浅,并不会化解遮掩之法,以你的修为,自然一靠近就会察觉的。”

郝仁微微diǎn头,心道:“此法自然不是张地那小子能掌握的了的,否则上次检查他时,就会透出怨灵之气了。嗯,看来还是那神秘流星干的好事了,它已在那小子附近出现两次了,恐怕跟他有某种联系,若要捕捉那神秘流星,还得在那小子身上多下功夫才是。”

原来郝仁奸诈无比,虽然没有想到就是张地的掌心聚灵阵吸死了三人,但却怀疑是有某个习练了吸灵**的高手因重伤逃遁到这里,恰好被张地所救,因此当张地遇到危险时,也就顺理成章地出手搭救了。

“不过此人会吸灵**,怎能将他制服?”郝仁不放心地问了一句。

那影子桀桀笑道:“这你放心好了,吸灵**虽然霸道无比,但却有很大弊端,每隔若干时期必会发生怨灵反噬。那人定是反噬发作,被迫逃到这里来躲避,在此期间内,他的真实修为也就是炼气初期,你完全可以对付得了。

只要找出此人藏身之地,再按照我的方法小心行事,制服此人不在话下。等到捉到此人,我再传你获得吸灵**的办法好了。”

郝仁冷哼一声:“你老实一diǎn,少弄花招,否则拼得吸灵**不要,我也要将你灭杀!”説罢

灵农传第三十章吸灵大法

,伸手一抓,也不知使了甚么法术,唰的一下就将那影子吸了起来,顺着鼻孔钻进了体内。

很快,他脸上浮现一层阴暗之气,闪动几下,慢慢地消散,整个人除了目光阴鸷一些,竟无丝毫异常。

接下来,他走到密室角落,那里有一个鸟笼,里面关着一只黄色小鸟。

他向着黄色小鸟念念有词,然后打开鸟笼,伸手向外一指:“去,监视张地一举一动,若与陌生人相见,你立时飞回来向我禀告。”

黄色小鸟用拟人的目光看了他一眼,似乎听懂了吩咐,扑啦啦抖动翅膀,从密室的换气小孔钻了出去,很快小小的身影就消失在青岳山的云雾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