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

甲乙二女上台

(甲乙二女上台,向观众行礼)
甲:(唱)采蘑菇的小姑娘,背着一个大竹筐,清早光着小脚丫,走遍树林和山冈。
乙:嘿,这就唱上了呀!
甲:她采的蘑菇最多,多得像那星星数不清;她采的蘑茹最大,大得像那小伞装满筐。
乙:好!
甲:噻箩箩……
乙:吁——
甲:噻箩箩……
乙:打住!
甲:唱得正来劲儿,你干嘛呀?
乙:我问你,咱俩上台干嘛来了!
甲:说相声呗!
乙:既然是说相声,那你老唱干嘛?
甲:你不懂,相声讲的是说学逗唱,这唱也是相声的一种表演方式。
乙:懂的还真不少。今天是六一儿童节,你就今天这种热烈的气氛给来首歌咋样?
甲:行啊,张口就来。
乙:还吹上了。
甲:(唱)各位朋友一们,大家晚上好,欢迎你们来这里歇歇脚。
乙:嗯,有那么点味。
甲:(唱)六一儿童节,悄然地来到,我向大家请安问个好。
乙:嘿,还挺客气。
甲:(唱)童年啊童年,流逝的时光?
乙:怎么样?
甲:我们都没有变老。
乙:好喂,姐们真有才!
甲:那当然了,打小我就是学校文艺的骨干,但凡有啥演出,我第一个冲锋陷阵!
乙:咋说的这么邪乎呢?那你都会些啥?
甲:我会的东西多了,比如这个京剧豫剧和评剧、二人转小帽拉场戏、河北邦子独角戏、相声小品演杂技、管笛乐器玩霹雳,唱歌跳舞皮影戏……这么跟你说,我要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乙:还吹上了,不过你会的还真不少!
甲:不是跟你吹,我那时候绝对拉风,许多小男生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乙:哎妈呀,你太招风了!那你小时候故事也多吧?
甲:怎么能说多呢,那是相当多了,我是爱玩、爱笑、爱吃、爱闹,又唱又跳,父母说我是好宝宝,同学们夸我是贼星闪耀!
乙:贼星啊?
甲:啊,就是贼亮的星星!
乙:咳,这喻比的。那咱今天就回忆回忆童年!
甲:(用京剧唱腔唱)想当年,姐姐的童年不一般!
乙:嘿,这就唱上了哈!
甲:(京剧)踢毯子我一口气能踢三千。
乙:这么多呀!
甲:(京剧)女生开口笑,男生把腰弯。
乙:干啥?
甲:(京剧)伸出那姆指把我赞!
乙:咳!
甲:(京剧)看他们一个个,交头接耳,接耳交头,大眼睛呀——啊啊啊啊啊……
乙:怎么样?
甲:啊啊啊啊啊……瞪溜圆。
乙:咳,这个费劲哟。
甲:哇哈哈哈哈……
乙:还带笑口的。
甲:怎么样?唱得不错吧,我就琢磨不明白,我咋这么有才呢?
乙:这人哪,自我感觉良好。那你小时候除了踢毯子还玩什么?
甲:(用二人台调唱)小阿妹你扔过来呀!丢、丢、丢沙包,你丢来沙包我闪闪腰,伸出舌头你没打着,把你气得哇哇嚎,把你气得是一蹦三尺高呀呀咳依呼咳,哈……
乙:有意思!
甲:(二人台调)丢、丢、丢沙包,丢出沙包你打不着,我翻身侧体蹦得高,一手抄住那个沙包包,一手抄住那个沙包包呀呀咳依呼咳,哈哈哈……
乙:这牛皮不是吹的,马屁不是拍的,姐妹们你是真有才呀!
甲:小女子不才,承蒙夸奖!
乙:嘿,这还学会谦那个虚了!
甲:然也,这回你配合一下我,咱玩个编花篮中不?
乙:中啊,我小时候最爱玩儿这游戏。
甲:那咱俩开始吧。(两人把小腿和脚别在一起,跳着转圈。)(唱)编、编、编花篮,编个花篮上南山,南山开满红牡丹,朵朵花儿开得艳。
(合唱):朵朵花儿开得艳。银格丹丹咳银牡丹,银牡丹那个那哈依呀咳——
甲:(唱)摘、摘、摘牡丹、三朵两朵摘一篮,牡丹花开多鲜艳,姑娘见了好喜欢,姑娘见了……
乙:不喜欢!(忙抽出腿坐地上)哎妈呀,累死我了!
甲:完蛋玩意儿,看来你是油唆子发白——短炼呀!快起来吧?(伸手去拉)
乙:我没歇够呢,不起来,就不起来。
甲:你瞅你那熊样,不过看你这出,我又想起个游戏。
乙:啥游戏?
甲:丢手绢呗!
乙:哦,这首儿歌也好听,要不来两句?
甲:(二人转调)丢呀么丢手绢呀,丢呀么丢手绢,轻轻地放在了小朋友的后边,咳,放在后边啊依呀依哟喂。大家那个不要不要告诉他,不要告诉他,快点那个快点就把他来抓呀依呀依哟喂——
乙:(鼓掌)这也能改调啊,真是尿星!
甲:这算个啥!(打竹板儿)竹板一打啪拍响,我把童年讲一讲。我的童年游戏多,刬拉刬拉一大车。
乙:嚯!
甲:那个跳房子、打陀螺、拍花片,鼓捣蛇,爬大树那个捅马蜂窝,蜂子瞎飞把俺蜇……
乙:你没事惹它干嘛呀?
甲:那个跳皮筋,开火车,过家家,装老婆,和二正子曾经一被窝……
乙:哎,你等等,这咋还整出绯闻来了呢?
甲:啥绯闻呀,那时我们都小,我就和她一被窝了咋地?
乙:那,那你愿意我也没招。
甲:那个一被窝,真得劲儿,研究男女那点事儿,爸妈看见了干没制。
乙:小孩么嘛,能出啥事!
甲:我们操场做游戏儿,弹玻璃球,翩噼叽儿,小孩儿小孩儿让我过去儿。我们掏鸟窝,找蛐蛐,藏猫猫,叠飞机儿,放学去拔老师的车气米芯。
乙:这丫仔子还挺可恶。
甲:老师看见来了脾气儿,告诉了我妈李素芬儿。
乙:这要挨收拾呀!
甲:还是我妈对我好,不打她心爱的小宝宝。
乙:孩子可不能惯着呀!
甲:你咋那么坏呢,打我你解气咋地?
乙:(急摇头)跟我没关系!
甲:我爸气得下了地,专打我的小屁屁!
乙:还真打呀!
甲:打得我是哇哇哭,保证以后好好读书。
乙:这才是好孩子!
甲:我是当班长,又当委员,各种活动优先走在前!
乙:好样的!
甲:这竹板儿一打啪啪响,美好的童年往下讲,
乙:哎,往下讲来往下讲,大伙给她鼓鼓掌!
甲:童年我是小食神,各种小吃真诱人!
乙:那都有什么好吃的呀?
甲:山楂卷、葡萄干、大冰棍儿、小饼干,泡泡糖我能吹三圈。
烧苞米,冒着烟,吃在嘴里喜心尖儿。
乙:嚯,你不怕烫呀!
甲:溜地瓜、炒鱼片、混馄面条过桥米线儿,蒸饺子、炒鸡蛋、热狗吃得直冒汗。
乙:真好!
甲:小茧蛹,架油煎,吃上一口赛天仙。大螃蟹,腿朝天,筷子专往壳里剜。
乙:对,蟹黄好吃。
甲:说得我,嘴发干,要不你请我打牙尖吧!
乙:凭什么呀?
甲:说着说着真馋了,要不我先回家,你先演着。(假装往下走)
乙:(急忙拉住)哎,哎,你先别走,这就要开溜呀!节目还没演完呢!
甲:没演完吗?那你先演着,我看会。
乙:你看……咳,这叫相声,一个人演不了。
甲:哦,一个人演不了。那这样,我下台给您拽一位上来。
乙:哎,别别别,这象话吗,还带这么玩儿的呀!大家呀,还等着看你的才艺呢,(冲观众使眼色)大家说是不是?
甲:(装模做样)这样说嘛,我再陪你玩儿会儿。嗯,(清了清嗓子)接下来,我为大家唱个评剧选段《刘巧儿》。
乙:好!(鼓掌)
甲:唱的不好大家多包涵,多包涵,多包涵。(向观众转圈躹躬)
乙:快唱吧,这个磨叽!
甲:(评剧调)刘巧儿我自幼儿呀,许配大家!
乙:什么呀,是许配赵家,许配大家象什么话。
甲:不好吗?你看我长的跟天仙似的。我告诉你们说,我许配给大家是你们上辈子修来的造化。你看那位大哥乐的,都能看见胃了!
乙:这不是演出来了,这是卖骚来了。
甲:什么卖骚呀,什么卖骚呀,我在学校就这么唱的,同学们都乐抽了,那叫一个满堂彩呀!
乙:这还美呢,是嫁给赵家!
甲:好了,我知道了,不乱嫁了。(评剧调唱)刘巧儿我自幼儿呀,许配赵家。我和那个柱儿不认识,我嫁给他爸爸呀啊,楞咯哩咯咙。
乙:打住,这又改嫁他爸了呀!
甲:嫁老赵家就行呗,再说了,他爸岁数大,知道疼人儿!
乙:没这说,不许嫁他爸爸。
甲:不嫁不嫁呗。(评剧调)刘巧儿我自幼儿呀,许配赵家。我和那柱儿不认识,我怎能嫁他呀啊。上一次劳模会上,我认识七八个呀……
乙:多认识点好。
甲:(评剧调)他们的名字叫赵振华,那模样都长得俊,干活也顶呱呱呀啊。过了门,他织布,我们纺棉花,他挑水,我们煳地瓜,做一对模范夫妻,立业成家啊!过了那一年又半载,他就开口乐呀!
乙:为啥呀?
甲:因为我生下了一个胖娃娃呀啊。(用手摸李头)
乙:咳!这哪儿跟哪儿呀!
(完

共 01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我们谁都有过美好的童年,那些幸福的,甜的酸的苦的辣的,我们都曾经经历过,但是更多的还是幸福的生活。文章紧紧围绕童年往事为题目,抒发了作者的真情实感,彰显了了童年的美好回忆。文章幽默诙谐,利用说笑的方式,把生活中的许多事情表彰无疑。推荐阅读好诗。问好靳军。【编辑秋心】
1 楼 文友: 2014-06-05 21:59:10 相声通过幽默风趣的语言,回到了美好快乐的童年!欣赏!问好靳军弟! 用心做事做人做文为人行善乳房胀痛的病因
汉森四磨汤口服液价格
小孩不爱吃饭如何调理
友情链接